黯麋

感情线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←_←

成都


一:市区景点
南——北 武侯祠、锦里、文殊院、昭觉寺、熊猫基地。
东——西 塔子山 、望江公园 、合江亭 、杜甫草堂、天府广场、青羊宫、人民公园、宽窄巷子、百花潭公园、四川省博物馆、金沙遗址。
二:周边景点
大邑刘文彩地主庄园、青城山、都江堰、峨眉乐山、街子古镇、上里古镇、碧峰峡、平乐古镇。
旅游线路行程安排:
天府广场、宽窄巷子、草堂、四川博物馆、青羊宫。
82、19、35路等可到。这几个地方很近,天府广场在市中心,5路、47路等都到宽窄巷子。草堂在青羊宫前面。四川博物馆在他们之间。博物馆是免费的。青羊宫门票5元,草堂60元。
琴台路梨园,是专门的成都艺术表演。皮影戏,变脸,川剧等等,票大概一百多。如果赶巧...

待到春光烂漫处(原随云×枯梅)

  枯梅本认为,自己这辈子也便这样了。

  为华山活,为华山死。

  喝着旧年的酒,回忆着往昔的人。

  有时是那个待自己如亲儿一般的师傅,也有时是自己不那个着四六的楚师兄,又或是那个为自己梳过头发的师姐,也许是某个连名字都谈不上却倍感亲切的害羞师妹,

  他们从不停留,只在前面看着她,而她连追都追不上。

  一开始,她还分得清,可这时间久了,这些人是谁她都要辨认个半天。

  都不该忘,但都忘了
  。
  她是靠回忆活下去的人,若连回忆都没了,她只能强迫自己靠近现实。

  所以当她第一次见原随云,心里颤颤巍巍的喊了句师兄。

  可她知道他不是。

  而当那...

人生若梦
贺文,lof不放过我,只能发图,大家将就←_←

渡情

初次见他,我躺在树上睡觉。
青衫半解,风情具显,还掉了块青萝丝帕。
半大的孩子,不敢抬头,向我行礼。低语轻言罪过。
声音有不符年龄的沉稳,那时他唤我施主。
只记当时我莞然一笑,凭声音让他羞红了耳。
我未将他放在心上,转身睡被打搅而中断的午觉。

第二次见他,
他已是弱冠之年,只可惜没毛,弱冠之礼不能行。
他在最好的年岁,学着他最想学的东西,望着我,一本正经的说:我要匡扶天下,除尽妖邪。
少年青涩的嗓音很是让人着迷,说出来的话却也着实滑稽,让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。
他依旧板着脸,故作老成,这次还是唤我施主。

第三次见他,
果然是长大了,我远远看着他,男人的轮廓已被勾勒。
他口中呢喃,念着他的佛。
活佛高僧之类的赞誉耳边...

盼一归人矣2


岚城本离金鳞台算不得多远,御剑而行不过半天功夫,可架不住有人故意拖延,俩人便摇摇晃晃的多耗了几个时辰,这般以来,等俩人到岚城是天上的月儿都已经拢了一层薄纱,似乎羞于看人间。

算了一下时间,应该已经到了子时。

街上无人,打更的也不敢出来吆喝,金梦谣看连茶棚都落了灰,望着闭门无声,黑灯瞎火的客栈。
心下便是一沉,眉头紧蹙,不自觉得抿起嘴唇。

聂珏望着好友这般,明了他心中所想。
开口安慰:“凡人胆小罢了,平日里几个游魂都能将他们吓的不行,不一定是那邪物厉害,你放心吧,我还在你身边呢。”说完,特地举高佩刀向其示意,
而刀上的玉佩作叮当琳琅声,朱缨轻摆。
刻着一双并蒂莲的玉佩闪着光。

而俩人忙着互望,也...

盼一归人矣

1人设是原作者的
2有ooc
3可能会坑!可能会坑!可能会坑!T^T
4有私设
5先说好,我不撕,真的!我岁数大经不起折腾,蟹蟹= ̄ω ̄=

射日之战已过不知第几个百年。

过往的事或成折子戏中曲目 ,或成恐吓孩童的传说。

而已成过往的人,有的为人推崇尊敬,被建庙供奉,香火不断。

而有的却遭人耻笑鄙 夷,甚至成了羞 辱言辞的代称。

岚城最近很不安稳。
也不知哪一日,城南死了个男子。
那男子今年还未成年,没懂事便成了孤儿。

孩提时流落街头被南风馆的相公收养 因容貌出众,早早挂了牌子。

南风馆的其他相公和恩 客都称其箫郎,si时衣不 .蔽体,除了眉间突然多了一点红砂,没什么特殊的伤口,又是...

旧人新知

其实,黑瞎子早就认识张起灵了
当年黑爷还特别单纯,整个一个天真无邪
与那哑巴张细说起来也算上青梅竹马
只是后来瞎子家里出了点变故,就剩下瞎子一个人,与那张起灵也断了联系,
流浪了几年,瞎子人间冷暖世事艰辛都尝遍了,
为了个包子被人家打个半死的事也是常有。
其实他能躲开的,就是觉得偷人东西的事不光彩,人家也是为了生计,偷个包子被打一顿,算给人家的赔偿。他本来就不喜欢欠别人的
机缘巧合陈皮阿四收留了他,不为别的,当陈皮阿四看到满身乌黑除了眼睛那还有点白,就那样脏的跟泥猴样的瞎子,就觉得这小子眼睛邪气,说这小子下墓肯定一把好手
或许陈皮阿四说的对,瞎子眼睛邪气,又或是老天爷赏口饭给瞎子,他下墓摸金夹喇嘛的名气渐渐就...

    天空中那么多星星呢!

    可因为一个月亮,他们都不亮了。

© 黯麋 | Powered by LOFTER